演出查询
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剧院资讯 > 剧院资讯

剧院资讯

【专访】从小说到川剧,听李一清讲述木铎怎样阵阵声响

2017-01-07 四川省川剧院 四川省川剧院


从小说到川剧

专访·作家·李一清


遇见李一清老师,他正坐在排练场内,一杯清茶在手,默默的关注着舞台上的排练。他的静默与舞台上的热火朝天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我们告诉李一清老师,想和他聊聊天,听他谈谈自己的小说《木铎》成为川剧《铎声阵阵》的那些事儿。李一清老师欣然接受了我们的采访。


李一清 

作家

个人简历   

 李一清,生于1956年,藉贯四川西充。曾任四川省作协副主席、省政协常委、南充市创作办公室主任。上世纪70代中期从事文学创作,已结集出版中、短小说《山杠爷》《傻子一只眼》两部,发表丶出版长篇小说《父老乡亲》《农民》《木铎》《立锥》四部。作品多次获省级以上文学奖。《山杠爷》《农民》《木铎》分别被改编成电影、现代大型川剧和话剧。根据《山杠爷》改编的电影《被告山杠爷》和同名川剧,分别获得文化部、国家电影总局、中宣部颁发的多项大奖。

(↑李一清 工作照)


(↑ 李一清在《铎声阵阵》排练现场)


(↑ 李一清与马识途先生)



采访视频    

李一清采访视频




Q川剧《铎声阵阵》是根据您的长篇小说《木铎》改编而成的。当初您源于什么样的契机与剧院合作,将小说《木铎》改编成川剧的?

 四年前,南充创办引进了四川省川剧院的专业编剧郑瑞林先生(雨林),加强了我们创办创作队伍和力量。南充市创作办公室自1983年成立以来,还没有一部大型的戏曲在全国产生重大影响。创办想用《木铎》这部小说进行创作,郑瑞林也下了很大的决心作为首席编剧,将小说改编成川剧。而我最早的想法是南充的小说、南充的编剧、南充嘉陵江边的故事,交给南充市川剧团演出,在南充文化界能起到一个突破性的作用。

后来,四川省川剧院发现了这个本子,陈淳院长和陈平副院长专程来南充找到三位编剧(雨林、里程、安庆云)和我,想将这部戏搬上省川剧院的舞台。

四川省川剧院作为国家级剧院,四川省最高的川剧表演殿堂,由他们来演出,在整体的业务水平上,演员、舞美、灯光和音乐上实力更加强大。我们想让这个剧本走得更远,因此与省川剧院达成了这样一个契机,将《木铎》改编成为川剧《铎声阵阵》。


Q木铎在整个故事中承载了什么样的文化内涵?在川剧《铎声阵阵》的改编中,您觉得这些内涵表达出来了吗?

铎是文化符号、文化象征,铎是符号学意义上的东西。

在周代以前,铎分金铎和木铎。金铎,属于国家重器。用于国家祭祀、宣布战争和国家法令。木铎,在民间多半用于褒奖家族中有贤良品德言行的人和事,以及对家族中宵小言行进行整治,也用于古代的采史官收集民情风俗。

而川剧在短短两个小时中,通过抓住了一个家族两代铎人性格变化,将木铎的文化内涵表达了出来。我认为做的很到位、很不错。


Q小说中的几位主要人物,如祖母葛来凤、祖父李天开等在生活中是否有原型人物?

小说是有我家族的影子。小说中,葛来凤经常一个人晚上夜深人静时喜欢自言自语,作者(小说中故事的讲述者)就是根据她的自言自语,串联起来形成了这个故事。

葛来凤这个人物的原型,就是我的祖母,她晚上一个人睡在床上,讲过去的事情。我就是从这些断断续续、支离破碎的言语中了解了我们家族的一些历史。

小说中的李天开,是一个综合形象,是我爷爷和四爷爷的形象综合。我的爷爷性格比较懦弱,比较温和,而四爷爷的性格较为刚强。他们都参过军,我爷爷还打过八年抗战。所以(小说里)写到李天开,和后来李长山的抗战,实际上是我爷爷的生活移植。

小说中确实有一些人物原型,但不是生活中人物原型的再现,更多的是想想和虚构,通过这些人物,和故事来诠释铎文化的内涵。


Q在《铎声阵阵》的创作过程中,您和编剧、导演有没有擦出火花?赋予了《铎》剧哪些新观点?

我虽然没参加编剧,但是我全身心投入和协助他们。这是因为我是原著,在作品的思想性、作品的故事结构、人物等方面,我能给他们有所讲解。这个剧本目前为止,已经是第13稿了。和三位编剧在一起创作时,我站在小说原著的立场,他们站在川剧编剧的立场,这是两种不同的文学表现形式与文学题材,碰撞是难免的。

查明哲导演是第6稿开始投入工作,他来了以后提了很多好的修改意见。如何在文化方面上进行主题思想的开拓和深化,如何让主题思想更加忠实于原著、更加深刻,如何让叙述的内容更加厚重。结合查导的修改意见,三位编剧和我在这几点上下了很大的功夫。

总之这个剧从导演到编剧再到我,在舞台呈现之前,大家都想把川剧《铎声阵阵》做好,这个心愿我们都是一致的。

Q您认为川剧《铎声阵阵》与原著小说之间最大的区别是什么呢?亮点在哪里?

与原著之间最大的区别,一个是小说表现形式,一个是舞台表现形式。第一,小说时间跨度比较长,因为长篇小说有个特点就是时间跨度比较长,哪怕你是写一天的事情,都一定要有时间跨度。小说中的时间跨度,从湖广填四川到最后接近200年的历史时期,这是戏曲舞台无法表现的;第二,小说写了铎人家族、李氏家族形形色色的众多人物,包括祖母年轻时候的争风吃醋,李天开最初的胆小怕事又想风流浪漫等,这些情节在小说中可以尽情地、从容不迫地展示,可以写得很到位,把细节和人物心理写得很丰满,但是戏曲不可能浓墨重彩地表现这些,而且在舞台上也没有这个必要。

而《铎声阵阵》的亮点在于抓住了小说的精神内核,抓住了小说要表达的思想。它汲取了铎人和两个儿子这样一条线,牢牢扣住这条线,写出文化正负对家族男人的性格影响。从而反映出那个时代社会,对整个中华民族男人性格的影响。文化阴柔到极致,遇到特殊的历史时期就要反弹,比如一个善良的人遇到特殊的情况,不断地改变他,可能会变得很暴力、血腥。反过来,在一个良好的环境中,暴力、血腥的人性也可以回归到一种平静、平和中去。这里充满了对中华文化和中华民族性格的再思考。思考我们的国家究竟需要什么样的文化,什么样的男人性格,什么样的民族性格。

《铎声阵阵》中的另外一个亮点,就是对祖母葛来凤的性格塑造更加集中,更加有力度、更加有深度。



Q请说一下您对川剧《铎声阵阵》的寄语。

我希望川剧《铎声阵阵》能成为一个经典剧目,能够成为省川剧院一个留得下、一个长期演下去、受观众喜欢的剧目,目前剧本来看是具备了这个条件,下一步看舞台呈现。如果舞台呈现地好,这个剧完全可以成为一个精品,甚至是经典。为省川剧院保留了一个品牌剧目,对川剧的发展、生存也带来很多好处。虽然我还没看舞台呈现,但是我相信它会很不错,值得期待。

友情链接
0.0397s